33/836

朱德群 朱德群 生命的绽放

油画   法国
浏览次数
505160
作品详情 Details
作品名称:朱德群 生命的绽放
上传日期:2006年11月11日 9:06
作品尺寸:80×100cm
创作年代:
材质形质:画布
其他介绍:签名画背:CHU TEHCHUN 朱德群
大江东去,浪涛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念奴娇 苏轼作
……在他寓所玄关有一张草书,写的是苏轼的词「念奴娇」,这是拜访朱府第一件映人眼帘的作品,令人印象深刻。据我所知,这是朱老师最爱书写的一首词。他的书法,有大江东去,一泻千里的气势与豪迈,亦有小乔初嫁的含蓄与幽情,这样难得的特质,来自于他丰厚的人文素养、扎实的艺文根基、刚毅本调的沉潜性格,以及对艺术、生命的热爱。这种特质,运用在他的水墨画和油画里,则同时具有豪气干云和淡淡幽情两种诗意,兼容并蓄而不相违悖。正因为这两极化特性之阴阳调和,构成朱德群作品百看不厌、耐人寻味的魅力。再细读这一段话,「在我的画面上,其色彩和线条从不是偶然的,它们和谐地达到同一目的:激活光源形象及韵律。」朱德群绘画中所要唤起的形象应该就是从他画面中看到的高山流水、溶洞、城市、大街各式各样的「奇幻风景」了。
《朱德群》,廖琼芳,印象画廊出版,2005年,页10一九五五年,朱德群出抵巴黎,面对巴黎艺坛五花八门的艺术流派,一时无所适从。他到处看画展,努力学法文。这时期,他花在思考上的时间比做画的时间多,一九五六年五月,他在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看到史塔耶尔的回顾展。这位画家给了朱德群很大的冲击,他敏锐的感觉,自由发泄的绘画态度,画面的透明度,令他特别欣赏。他认为这是他到巴黎后所看到的最好的现代画家,并且被他的画深深打动。他对朱德群的影响并不是绘画的内涵,是绘画自由的态度。他的画告诉我,「自由奔放,在绘画中是如何的可贵,又是如何的困难。自由奔放,是画面的活泼自由,但又恰到好处,而不失内涵。有些画家画得十分自由,却毛病百出,内容空虚,那不是自由,而是粗野」。朱德群曾表示:「我不擅于分析我自己的作品,我想要说的都在我的画上吐露出来了。」他又说:「看一张画就像听音乐一样。」这是朱德群回答牛津大学加德琳学院教授麦可?苏立文(Michae Suilivan)对他自己作品的看法。艺术家杂志社社长何政广亦曾在在巴黎访问过朱德群:「你觉得一个画家,应该如何建立自己的基础?」朱德群认为绘画技巧、文学、哲学、智识皆为画家重要的基础,尤其是到了绘画成熟阶段,这些学养可以增加绘画的深度,他并觉得欣赏画也应属于画家基础之一,欣赏画不仅是知道画的来龙去脉,说画如何好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自身情感能直接和画接触,能感觉画的好坏和品格,领受作家的灵魂。这些都是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如果自身感受是正确的,作画才会受益。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朱德群以高票荣膺法兰西研究学院艺术院的院士,为该学院开创两百五十年来首位获得此一法国国宝级头衔的华裔人士。演说中,朱德群亦提到自己的艺术使命:「作为华裔子弟的我,有个特殊的使命要传达,即《易经》中哲理的再现,两个最基本的元素,其生生不息、相辅相成在绘画中的具体呈现。阳,是光明、热烈;
作品留言 Message